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门庭前的枣树

2018-10-12 11:27 伊犁晚报  

摘要:前不久,朋友送来一箱红枣,枣子圆润发亮,鲜红精致的像艺术品,拿起一颗攥在手里,光滑而清凉,看着喜人的枣儿,心中生出温暖的情感。晶亮的枣儿闪烁着我童年的时光,映出我老家庭院中的大枣树。

前不久,朋友送来一箱红枣,枣子圆润发亮,鲜红精致的像艺术品,拿起一颗攥在手里,光滑而清凉,看着喜人的枣儿,心中生出温暖的情感。晶亮的枣儿闪烁着我童年的时光,映出我老家庭院中的大枣树。

当阵阵春风吹过,别的树都发芽了,枣树的叶却是姗姗来迟,有大将押后阵的劲头。枣叶来世的瞬间,也真叫可爱,叶儿使劲往外钻,如同破壳的小鸡,在风中摇摇晃晃,一天天舒展着腰肢渐渐长大。在秋风微微启动时,枣儿收获了,枣树的叶子要比其他树叶悄悄先行一步,早早就偃旗息鼓了,脱下那一身战斗的戎装,化作肥料献给大地,转化成营养,供给树上的果实。枣叶迟迟地来,待果实成熟后,早早地飘零而去,是奉献精神的体现。

中秋佳节之际,枝头的枣儿红艳艳、亮晶晶的,阳光下闪烁着光芒,浓缩了一个夏天的精华,在微风中摇摇晃晃,着实惹人喜爱。枣儿在花好月圆、家家团圆时,献上既像红宝石的艺术品,又甘甜美味的果子,树下的人,不动心也难。

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望着满树红彤彤的枣,早已垂涎三尺,迫不及待爬上树摘下一颗尽情品尝。偶尔也会从树间传来“哎呀”一声惨叫,那是隐藏树间的“扫虫”轻轻碰了馋嘴的孩子,中了那虫子的毒。这时,龇牙咧嘴的孩子扔下手中的枣,飞身下树,找到蒜,在伤处涂抹上蒜汁。其实痛楚并没因为涂抹了蒜汁而减轻,只是心理安慰罢了。然而孩子们并没有因受伤而减少对枣子的热情和钟爱。找来竿子,冲着枣儿稠密处,一竿子下去,哗啦啦的,枣儿欢快地飞落一地。最让我们这些孩子高兴的是全树落枣儿的时候。我们穿上厚厚的衣裳,戴上帽子,裹得严严实实,拿着竿子,爬上树,这时再也不怕毒虫伤害。找好最佳位置,挥舞竿子一阵乱打,真有孙悟空棒打人参果的感觉。除了棒打以外,还要使尽全身力气,摇晃着树。枣子乱蹦,枣叶飞舞。虽然人在树上,使尽了浑身解数,但总有落网之鱼,剩在树上的枣儿,孤零零地挂在枝头,等着鸟儿的宣判。

我还没有出生时,枣树已经有数十载。树是爷爷年轻时种下的,如今爷爷早已过世,我也离家求学,但枣树已成为我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情感归宿。枣树伴我成长,陪我度过愉快的童年。我咿呀学语时,在枣树撑起的大伞下,盖着树影甜甜睡去;当我步履蹒跚学走路时,我抚摸着它粗糙的皮肤绕圈圈,脚步一天天稳健;童年时,我享受上树打枣的乐趣……上学后,我在家中的柜子中翻出一本发黄的书,读到鲁迅文章中的两株枣树,于是我认定家门前的这棵枣树,就是书中的其中一棵移植来的,那时起我便有了要成为作家的梦想。从此,树下便有了我埋头苦读的身影。(史连永)

责任编辑:陈新梅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