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门前春秋

2018-10-12 11:27 伊犁晚报  

摘要:清晨起来凉,可小院中的绿意,让人想不起“萧瑟”二字。这个秋,就在艳阳高照的午间,被热热闹闹地挤占丢了。

我的屋子门前有一片空地,种了植物,围了篱笆,算得上园中园。院子内容简单,两棵杏,一棵枣。杏树今年大调休,初春时就小气地没开出几朵花来,一颗杏也没吃到。到了秋天,叶子又大又圆,没有一片叶子好意思先黄,前期偷过懒,这是要将功补过吗?一株小的枣树,因为主干瘦弱,没能娉婷直立,像灌木丛一样委顿在地,乱七八糟又自成章法,叶子真好看,油油地绿着。青草地从第一次人工种植下去,再没有统一过,新添的邻居小心地占了地方,小心地开枝散叶,终成气候。蒲公英的绒球与黄花朵依偎在一起,灰灰条一路结了籽,马齿苋被滋润得足够好,个子长高,乍一看有点认不出来。

清晨起来凉,可小院中的绿意,让人想不起“萧瑟”二字。这个秋,就在艳阳高照的午间,被热热闹闹地挤占丢了。

早晨端了小板凳出来,阳光不急不缓,稍微晒晒,便暖和起来。起身忙到中午,日头有些急了,得眯着眼躲开。翟弟扯了水管子冲地,冲完问我:“姐,你还浇草么?”我说浇啊,接了水管子往小院子里拖。后厨师傅路过,诧异地说,费那劲干啥,雪说下就下,这草青不了几天了。我才不听劝,多绿几天,看着也舒服啊!

晚霞红亮起来,要去大院子偷花了,剪刀掩在衣襟里。哪株月季值得下手,都是提前踩过点的。一定要选花开三分之一的,太青涩的花苞离了枝头,惆怅过度,香未启玉未展,就此陨落。颜值正是高峰期的花也不行,剪回去就走下坡路,韶华极短。

深红,浅红,粉红,西瓜红,大院子里的花只有一个色系,却也丰富的不得了。现剪现修理枝条,花杆上的刺得去掉,要不扎手。一大捧握在手心,衣襟里掩不下,藏在背后。我是这个大院子里的资深采花大盗,小小伎俩并不影响院中景致。有人看见,我便笑笑说,女孩子嘛,爱美。女孩子?呵呵,偷花,是中年少女的显性特征吧!

一直觉得偷花掐草算得上风雅之举,不肯改。大院子的园丁也不嫌弃我“辣手摧花”,还提供便利条件,动员我去剪院子西北角的一株粉色花,说整个院子属它最香。

总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株植物,有可能是蒲公英,报春般开在冬雪消融之际,又匍匐绵延得满院子都是,子子孙孙打了小伞,飞去广阔世界游逛,直到深秋,不肯败落。

第二日清晨醒来,那一捧月季争论了一晚,采取活在当下的昂扬姿态,绽放出最美的样子,满屋都是好闻的味道。

打开屋门,青草地里一小块亮白,是谁弃了纸巾在上面?走近一看,一朵洁白的蘑菇,伞面上布满露珠。

昨晚的浇灌,这么快就有了成就。(李昱庆)

责任编辑:陈新梅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