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地方资讯 > 正文

阿什勒布拉克村的“菜倌”楚老汉

2018-09-28 11:44 伊犁日报  

摘要:记者在新源县别斯托别乡阿什勒布拉克村住村期间,经常会碰到走街入巷卖菜的老汉楚风南。每次见到他给村民卖菜,总是先拿出一个笔记本和笔,村民买完菜直接走,楚老汉在笔记本上记上几笔,交易就算完成,这让记者对他产生了兴趣。

记者在新源县别斯托别乡阿什勒布拉克村住村期间,经常会碰到走街入巷卖菜的老汉楚风南。每次见到他给村民卖菜,总是先拿出一个笔记本和笔,村民买完菜直接走,楚老汉在笔记本上记上几笔,交易就算完成,这让记者对他产生了兴趣。

52093_wangmh_1537952162469

图为楚老汉(右)正在卖菜。

阿什勒布拉克村哈萨克族村民占90%以上,一个汉族老汉和哈萨克族村民相处融洽、不分彼此,这事还要从楚风南的经历讲起。

楚风南今年71岁,1985年从河南淮阳来到新疆,当时落户在新源县塔勒德镇,在基建队工作。1996年,由于大儿子到阿什勒布拉克村当村医,楚风南就随儿子把户口迁来,当时村里还给他分了宅基地。随着孩子们长大,都离开了阿什勒布拉克村外出工作,村里就剩下了老两口。2003年,楚风南开始在村里卖菜,

在阿什勒布拉克村住久了,楚风南对村里非常熟悉,每个村民他都很熟悉,包括最近从牧场下山定居的家庭。

楚老汉每天走街入巷,十几年不变的吆喝声,已经成了村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楚老汉卖菜的车也换了一代又一代,从当初的拉拉车到毛驴车,换成了现在的电动三轮车。在阿什勒布拉克村的近16年间,他就像阿村的第三只眼睛一样,目睹着阿什勒布拉克村的变化。

9月17日下午,记者和楚老汉约定了采访时间,问了他家的大概方位,一路寻去,碰到的每位村民都知道楚老汉住哪里。在村民热情的指引下,记者顺利地找到了楚老汉的家。

楚老汉很健谈,当问起为什么卖菜不用现金结账而用小本记时,他说:“有时候别看牧民牛羊成群,但他们手头上不一定有多少现金。我把菜从县城拿来卖给他们,等于是先垫付,村民们有钱了就会还给我。”

楚老汉的院子约2亩,全部种上了蔬菜,仅种的这点菜满足不了“阿村市场”的需求,大部分的菜都要从县城批发。夏天,老汉两天到县城进一次菜,每天天不亮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出发,等回来时已经近中午。

楚老汉从县城里进的菜卖得也很公道,进来的菜每公斤加一元钱,每天上午在村里转一圈,下午再转一圈就算“下班”。

说到阿什勒布拉克村的变化,楚老汉很有感触,他家刚搬到村里时,别说路灯了,村里的路都不好走,全是土路。村民的观念很保守,也很落后。楚老汉说:“村民没有吃菜的习惯,也不会种菜,偶有种菜的,也种得很不成样子,比如种西红柿,长得和人一样高,架子搭到两米多。”在楚老汉的帮助下,很多村民学会了种菜的技术。

楚老汉卖菜很公道,村民也很信任他,村民买一次菜,记一笔账,绝大多数到了年底卖了牛羊有了现金,就找到楚老汉还钱。楚老汉说多少钱,村民就给多少钱,从不怀疑楚老汉记的账。楚老汉也很信任村民,手上没钱,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给。楚老汉说:“村民们都很朴实,只要有钱了,他们不会赖账。”

有些村民秋季在山上,卖了牛羊有钱了,就托人把钱从山上送到楚老汉手里。不能按时付钱的会直接对他说清楚。

楚老汉不缺钱花,他已经把卖菜当成了一种和各族村民交往的方式,老伴前几年得了脑梗,现在部分记忆丧失,每天下午,楚老汉都会带着老伴去卖菜,让老伴透透气,在村里转转。

这几年来,楚老汉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,前年账本上村民欠的菜钱有5万余元,去年有4万元,到了今年,楚老汉的小账本上只欠2万余元。生意不好了,楚老汉反而很高兴,看到记者疑惑的表情,楚老汉道出了原委……

近几年,“访惠聚”工作队驻村带来了村里面貌的巨大变化——村里道路全部硬化,路灯也在每个角落亮起来,加之国家安居富民项目,阿什勒布拉克村已经脱胎换骨。更重要的是,在工作队的引导下,村民的思想越来越开放。楚老汉生意清淡下来最大的原因就是村里庭院经济的发展有了成果,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院子里养鸡种菜,夏天蔬菜都可以自给自足,不用再花钱买了。

无论怎样,每天,楚老汉卖菜的电动车仍像钟摆一样,按时按点地在村里转悠,边卖菜边和村民们聊天,这种安逸和幸福的生活令楚老汉很满足。文/图 记者 张亮

责任编辑:法雅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