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旅游 > 人文伊犁 > 正文

玉雕艺人任晓锋的苦与乐

2018-08-01 18:54 伊犁晚报  

“玉不琢,不成器。”玉石只有经过琢玉艺人的巧妙构思和鬼斧神工般的雕琢,方能成为一件精美的工艺品。说到玉雕,就不能不提起河南省南阳市。南阳市镇平县为全国最大的玉雕生产加工集散地,从这里走出去的玉雕艺人分布于全国各地。在伊犁,玉雕艺人也多来自南阳,在业内颇有名气的任晓锋即是其中一位。

被逼无奈学玉雕

虽同属南阳市镇平县,任晓锋出生的卢医镇郭岗村却几乎无人从事玉雕。“玉雕加工和销售集散地主要集中于镇平县石佛寺镇,我们村离石佛寺镇有十里地,主要以种植烟叶和加工地毯为主,年轻人大多都学汽车装潢。”任晓锋说。

2000年,初中毕业后的任晓锋因为家里的条件不好,想学门手艺。半年后,和村里的大多年轻人一样,他来到湖南一家汽车装潢店当起了学徒。

因为踏实肯干,很快,汽车装潢店老板就让任晓锋负责管理一家分店。父母却觉得,在湖南干得再好,也只能一辈子给别人打工。2001年夏,当任晓锋回家探亲时,父母硬是不让他回去。任晓锋拗不过父母,只好留了下来。

身为南阳人,学习手艺,玉雕当然是最好的选择。任晓锋的一个亲戚开了一家玉石加工厂,父母将任晓锋送到那里学习玉雕。任晓锋却对玉雕毫无兴趣,“开始一点感觉也没有。”

作为学徒,前几个月任晓锋只能干些粗活,根本没有雕磨的机会,这让他心有不甘。一天,趁师傅不在,任晓锋偷偷找了一块玉料,照着师傅的一件样品雕了起来。雕完后,他拿起自己的第一件玉雕作品与样品相比,“还像那么回事。”

这家玉石加工厂加工的款式都是十二生肖。一年多后,任晓锋觉得再待下去已经学不到什么,为了提高技艺,2002年,他来到广州一家玉石加工厂,继续从学徒干起。

这家工厂有许多从事玉雕多年的老师傅,任晓锋很珍惜这样的机会。

首战告捷

雕刻需要伏案工作,一年多后,任晓锋患上了腰肌劳损,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,他根本承担不起治疗费用,于是,2003年夏,他回到家乡。

病情有所好转后,他决定继续从事玉雕行业。起初,他在一家小作坊为别人加工玉石,但作坊的生意并不好,挣不到什么钱,他决定出去闯一闯。

恰好2005年,石佛寺镇在打造玉石加工一条街,任晓锋在这里租了一间门面。“在这里,只管加工,做好的东西会有人来收。”

2008年,他决定赴新疆发展。“一听我要去新疆,家里没有一个人同意。我对新疆也一无所知,只知道新疆离我们这里特别远。”

尽管来到伊犁后,当初邀请他来此的一位玉石商人没有兑现承诺的工资,让任晓锋有些失望,但他还是决定留在伊犁。“干玉雕这一行,不管是切割还是雕刻都离不开水。在河南,冬天干活的时候整天接触冷水特别受罪。在伊犁,冬季屋子里有暖气,就好很多。”

每天都要与切割机、电动机打交道,受伤对于玉雕师来说是家常便饭。“手一滑,或者石料突然破裂,就可能伤到自己。”任晓锋说。

这么多年,任晓锋倒没有受过什么大伤。

干一行就得爱一行

玉雕分为设计构图、琢磨、抛光、过蜡几道工序,玉石切割好后,玉雕师会根据大小、形状、质地、色泽,设计出作品的图案,这也是最费神费力的一个环节。“画得不好,再好的玉也就糟蹋了,所以学习玉雕的第一步就是画图。”任晓锋说。

在任晓锋的工作室中,有一本当年他在学徒时的画图本。“就跟练大字一样,师傅画一个,自己一遍遍地画。”

图案设计好后,接下来就是切割和雕磨。

切割工序较为简单,即用切割机除去石皮(若有的话)及设计轮廓以外的边角余料,得到一块初具雏形的玉雕料坯。

雕刻设备主要由电动机、皮带传动装置、磨头、水槽及工具箱等组成。皮带传动装置在电动机的传动下,带动工作头左端的磨头转动,通过换用不同的磨头实现不同的琢磨目的。磨头的种类众多,根据形状大致分为针状、钉状、薄片状、铊状、凹形等,每一种磨头的用途都不一样。

任晓锋使用的磨头分为两大类,一类为涂有金刚砂的成品磨头,这种磨头个头较小,长度多在十厘米以内;另一类的个头要大很多,这类磨头属于半成品,形状类似螺丝刀,由手柄和磨具两部分组成。手柄部分两端均为中空,较粗的一端有内螺纹,可安装在电动机上,但较细的一端并没有安装磨具的插口,而是用紫胶来固定。“以前没有成品磨头,磨头需要自己制作。安装前,将固定磨具的这一端手柄加热后,放入融化的紫胶,等紫胶略微凝固,将磨具需要固定的部分烧热插入紫胶中,随后不断调整磨具的角度,大致调整好角度后,将手柄安装在电动机上,在旋转中观察磨头是否跑偏,随时纠正。磨头校正后,就可以用冷水冷却,让紫胶迅速凝固。这个过程,很费时间,难度较大。记得第一次安装时,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装好几个磨头。”任晓锋说。

雕磨完成后,就可以进行抛光。抛光机形如砂锅,原理却与洗衣机相似,合上电闸,就会不停旋转。抛光虽然不需要人工完成,却极费时间。一次抛光需要12个小时,玉器抛光通常要使用4种粗细不同的金刚砂砂粒,由粗至细,4次抛光,要用两天的时间。期间,每隔几个小时要查看一下,防止意外发生。“干一行就得爱一行,没有耐心,怕吃苦,是干不了这一行的。”任晓锋说。

正因如此,没有多少人愿意干这一行。

陌生的时代

更让他无奈的是,机器正在代替人工完成雕刻。“省事,效率高,而且大多数人也根本分不出来到底是手工还是机器雕刻出来的。”任晓锋说。

今年,任晓锋顺应潮流,购买了一台全自动三维立体玉石雕刻机。“手工完成一件玉雕需要一天的时间,雕刻机只用两三个小时,而且雕刻机里存储有一千种图案,想刻什么基本都有。”任晓锋说。

尽管效率更高,任晓锋还是习惯于手工雕刻,特别是遇到好的籽料,他觉得用机器是在糟蹋好东西。“机器雕出来的东西缺一种味道。”

从事玉雕者几乎没有人会因为这说不清的味道让孩子继续吃这碗饭,任晓锋想得挺开,“随他吧,儿子想学,我也不反对。”

任晓锋的儿子今年十岁,或许是受父亲的影响,他对玉雕一直充满了好奇。“五六岁时,他就闹着要打磨。现在有时间还经常帮我干活。”任晓锋说。不过,任晓锋知道,子承父业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“儿子早就说了,想去当兵。男孩子去部队锻炼锻炼最好。”

尽管辛苦,任晓锋说,自己会一直坚持下去。“雕了半辈子的玉,干其他的也不会。”

在骨子里,36岁的他还是觉得有一门手艺比什么都强。

年轻人却不这样想。前不久,任晓锋回了一次老家,发现没有多少年轻人学玉雕。“在玉石交易市场,倒是有很多年轻人拿着手机在做直播代购。”想起当年的自己,任晓锋只能苦笑。“时代变了!”他说。(记者卢钟)

责任编辑:马艳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