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旅游 > 人文伊犁 > 正文

秋色 其实有很多种

2017-11-06 12:07 伊犁晚报  

五叶地锦

五叶地锦

伊犁的春和秋都不长,在四季中,它们似乎只是一个点缀者。尤其是秋,往往一场秋雨,就戛然而止。

而那时,你会明白,写在秋天的诗句,为何总有那么多的悲悲切切,因为秋的凄风苦雨中,有人生的无常。

我这个年龄,早已不再多愁善感。在我看来,最好的时节,就是明朗的深秋,此时,叶落、果垂,大多数植物流光溢彩,达到一年的颜值巅峰。

秋色也要讲究天时地利

有人说,“今年的秋天是最美的!”想起这句话时,我正行进在喀什河谷。

这是十一月初的深秋,亦是一年中,色彩最为斑斓的季节。但我所经过的从尼勒克加哈乌拉斯台乡至县城的这一小段,却是例外。车窗外,一闪而过的丛生林,几乎已是光秃秃的。所谓的秋色,在这里是看不到的。

看秋叶,很多时候要看天时。叶子们,要恰好地变红、变黄,且没有秋风扫落叶,让它们变色后还能在枝头挂一阵子。至于变色的条件,夜晚气温持续低于15℃是必要条件,晴天的深秋,早晚温差大,特别有利于“变色”。如果气温下降很慢,而且昼夜温差不大,叶绿素还没有被破坏而树已经枯萎,红黄不能通透,就难以好看了。更重要的是,即使满足“变色”所需要的所有条件,也不是所有的叶子都会秋色斑斓。此外,大多数落叶树种的叶片入秋经霜后虽然会变色,但持续时间短,色泽也不佳,并不具有观赏价值。

除了天时,还得讲究地利。也就是说,这棵树得长在一个好地方,否则,再美的秋叶也打了折扣。黄栌的红叶

黄栌的红叶

红叶上的爱情

橙色或黄色,是秋叶最主要的色彩,如杨树、槐树、银杏等的秋叶,就是黄色。但所谓的“金秋”,和黄灿灿的树叶没有一点关系,而是我国古代,认为世间万物由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构成。木主管东方和春季,火主管南方与夏季,水主管北方与冬季,而金主管西方与秋季,因此,秋季被称作“金秋”。

也有少许种类的树,会变为红色,比如五叶地锦、火炬树、红枫、黄栌。著名的香山红叶,其中的主角就是黄栌。

关于红叶,还有不少浪漫的爱情故事。红叶题诗就是千古流传的一段佳话。唐朝年间,后宫的宫女人数众多,大多数宫女只能寂寞地度过一生,不少宫女于是题诗红叶,抛于宫中流水寄怀幽情。

唐僖宗时,一位宫女在一片红叶上题诗道:“流水何太急,深宫尽日闲,殷勤谢红叶,好去到人间。”随后将此红叶掷进小溪,顺水飘出宫墙,恰巧被到长安应举的书生于佑捡到。于佑也马上用红叶写了两句诗:“曾闻叶上题红怨,叶上题诗寄阿谁?”而后从小溪上游投入诗叶流入宫中,被题诗的宫女韩氏拾到。之后,两人十年相思,几经周折,终于相见,各取出红叶相示,良缘巧合成婚。大喜之日,韩氏又写诗一首:“一联佳句题流水,十载幽思满情怀,今日却成鸾凤友,方知红叶是良媒。”

故事中的红叶到底是枫叶还是黄栌叶不得而知,但如果让我来题诗,多半会选择枫叶。因为枫叶更大,更适合写字。但黄栌叶是红叶却是不争的事实,形成北京“香山红叶”美景的正是黄栌等树木。

黄栌的花梗已枯黄

有红叶紫烟 如此黄栌怎舍得去染黄袍

黄栌为漆树科黄栌属,是中国重要的观赏树种,深秋,叶片经霜变,色彩鲜艳,是最具观赏价值的秋色叶树。

我一直以为,在伊犁是看不到黄栌的。伊犁州林科所原所长解景民却告诉我,伊宁市就有黄栌。于是,10月31日清晨,我们相约去看黄栌。

解景民带我去的地方,倒有些出乎意料。这是伊若线与英阿亚提街的交会处,解景民所说的黄栌就生于这个交会处的一小片绿地中。

这里的黄栌其实共有两种,一种为黄栌,一种为紫叶黄栌。“紫叶黄栌为黄栌的一个变种,叶为紫红色,夏季较淡,秋季叶变红。而黄栌的叶子,只有秋季才会变红。”解景民说。

此时,黄栌与紫叶黄栌的叶片虽然均为红色,但还是有一些区别,紫叶黄栌的叶为紫红色,黄栌的叶近乎橘红。

黄栌除了秋观红叶,还可夏赏“紫烟”。黄栌花后久留不落的不孕花的花梗呈粉红色羽毛状,远远望去,宛如万缕罗纱缭绕树间,历来被文人墨客比作“叠翠烟罗寻旧梦”和“雾中之花”,故黄栌又有“烟树”之称。这个时节,花梗枯黄,已无“紫烟”可赏,只有留待来年了。

利用植物染料染色,是我国古代染色工艺的主流,黄栌就是传统的黄色植物染料。隋唐到明朝时皇帝穿的黄袍,就是用黄栌所染。只是,秋可观红叶,夏可赏“紫烟”,如此黄栌,怎舍得去染黄袍。

看过红叶,已是秋的尾声。此时,窗外秋雨淅沥。你所贪婪的秋色或许明晨醒来,就所剩不多。四季的盛宴都是短促易逝,正因如此,最能彰显季节本色的叶与花,才让人如此珍怜。

(文/摄影 记者卢钟)

责任编辑:张东

网友评论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